培训机构纷纷上线“助教”、“学管”、“班主任”,学生花钱能否买来自律

  • 时间:
  • 浏览:2
  • 来源:仲恺教务网_黑龙江工程学院教务处_贵州师范大学求是学院教务系统
阅读模式

连续两次初级会计考试败北后,又一次备考的张航(化名)决定购买带有助教服务的初会考试线上课程,花钱“治懒”。他总结自己缺的不是学习资源,而是坚持到底的毅力。

2019年11月,张航花900元报了江才飞扬教育机构的初会考试线上培训课程及助教一对一监督服务,由助教每天监督学习。

“核对一下经济法的答案”“晚上11点前不交作业天天打电话催你”……2019年12月3日,助教一早给张航发了5条微信,其中还包括一份经济法练习题答案。

张航快速核对起了答案,并习惯性地回了句“好”。每天上午,助教就会将当天学习的知识点和配套练习题发给张航,张航需赶在晚上12点前做完练习题发给助教,并在微信小程序“小打卡”上完成打卡。如果连续7天没有完成作业和打卡,助教的电话就会响起。

近年来,包括飞扬教育,聚英考研、新东方、高顿财经、新航道等在内的众多培训机构纷纷推出“班主任”、“学管”、“助教”,为学员提供了一站式监督学习服务。

飞扬教育主管李宾表示,飞扬教育从2017年起就开始提供助教助学网课服务。截至2019年底,报名该服务的学生达到200人。

聚英考研机构则通过设立班主任为学生提供精细化服务。每位班主任全职负责40~50名学生,以周为单位为学生制订不同的学习计划,每天监督其完成学习打卡任务。同时,班主任作为“知心姐姐”,还会为学生解决学习、生活中遇到的难题。

2019年10月7日,江西财经大学社工专业大三学生杨玲花了3.48万元在聚英考研机构报了超VIP班。班主任承诺,帮杨玲规划报考院校、设计复习资料。班主任还承诺,2020年4月将带着收集好的院校报录比和杨玲一起讨论研究生考试的报考院校。

这不是杨玲第一次享受助教服务,从大一下学期开始,她就将自己“托”给了各式各样的培训机构。从大一到大三,杨玲在外报培训班花了6万多元。2018年3月,杨玲花两万元报了金融风险管理师(FRM)培训班。培训班的教务定时为她发送上课消息、报名流程、考试注意事项等一系列内容。FRM一级考试报名前,教务给杨玲发送了一份报名指南,这份指南内容详尽,具体到每一步需按什么按钮等内容。

2019年1月,杨玲要在电脑安装一款图像处理软件。她想都没想,通过QQ找了微软办公软件课程(MOS)助教帮忙。考过FRM后,杨玲在学校报名了MOS培训班,学习Word、Excel、PPT等微软办公软件的操作。只要有需要,杨玲可以到机房反复收听培训班课程,而助教服务更是随叫随到。

新东方的学管老师周雅亲表示,此前,学管是为培养新教师而准备的,因学生有需求,便渐渐增加了为学生服务的内容。截至2019年底,广州、西安、南京、南昌等多地新东方培训机构还为学生开设了免费的自习室。学生每天到自习室后需完成学管老师布置的学习任务。有的自习教室规定,学生没有完成当天的学习任务就不能离开教室。此外,学管老师还会定期向家长发送学生在自习室学习的照片,反馈学习情况。

“有的学生自己无法静下心来自习,就需要来自学管老师的督促。”周雅亲说。

2019年7月结束英语课程后,高一学生张怡洁选择到自习室进行为期一个月的雅思备考。自习期间,她需要将自己的手机上交给值班老师,非特殊情况不能使用。此前,张怡洁在家复习,常因缺乏自制力,没看几页书就开始玩手机、看视频。

华东师范大学教育学部考试与评价研究院副教授张会杰认为,课外辅导班参与了部分学生从小学到高中的学习,进入大学不再有人督促时,学生们就不能很好地管理自己,慕课、网课就存在极高的辍学率,因此部分学生开始靠报班寻求“外部监督”,“但如果事事都依赖报班,就会对学生的自主性带来极大的负面影响”。

“部分商家会以此为噱头,过度夸大此类服务的作用,进而提高收费。”广州大学教育学院教授谢翌表示,培训班监督服务尽管能在短期内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但该服务过度包办了学生的学习过程,很可能会导致学生丧失自主学习的能力。

来源:中国青年报 作者:何云林 卢杨静 陈卓琼

猜你喜欢